防疫隔离的无奈

两年沒見到大兒子、媳婦及孫子了。我的大兒子旅居香港工作多年,剛剛由香港調往新加坡工作。而我二月初打完第一針moderna 疫苗,二月底打完第二針。三月初接獲大兒子身體微恙,即刻籌備前往新加坡探望。